十大最污软件绿巨人

  

公主府总算是建造出来了,几乎腾空了赵谌所有的积蓄,不过,钱花了,收获却也是巨大的,偌大的府邸里,简直都可用奢华来形容了。

也不知礼部跟将作监的那帮人,花赵谌的钱,不心疼还是怎么的,即便是假山上的一块石头,都是从蓝田那边,直接运过来,精雕细琢,一块块搭建起来,更别说宅子里其他的东西了。

偌大的公主府,都由赵谌一人垫资,不过,里面的家具、银器之类的,却是有李二出钱。

东西全部出自宫里,上面打了宫办的标记,自从公主府建成,李二派出的大车,一趟一趟的便往公主府拉。

宅子落成了,按照大唐的规矩,还要给宅子披红挂彩,这是最后一道工序,完成这道工序,便才算是完成了落成了。

为此,赵谌还要再出一大笔钱,没说的,赵谌一听礼部的人一说,二话不说,便打发着张禄,带着飞票去了钱庄,提出了一大笔钱,交给了礼部的人去尽情挥霍。

今日是公主府披红挂彩的日子,整个公主府都在大摆筵席,赵谌忙着应酬了几句,多喝了几杯酒,脑袋晕乎乎的,便悄悄溜了回来。

结果,李承乾竟也溜了回来,此时,两人便躺在侯府的的后宅里,耳听着隔壁公主府里传来的喧闹,一边惬意的喝着茶,一边听李承乾在那里,唠唠叨叨的说着钱庄的事情。

“对了,你在钱庄里的钱。可是不多了!”说着话的功夫,李承乾忽然像是这才记起什么似的,突然望着赵谌说道。

“然后呢?”赵谌听到李承乾突然说起这个,一下子警觉的望着李承乾问道。

“呃。那个…你马上就要跟阿姐完婚了!”李承乾迎着赵谌警觉的目光,悄声咽下了一口唾液,期期艾艾的道:“我怕你到时手头不宽裕,所以,就想问问你,要不要从钱庄贷点款?”

“利息呢?”赵谌一听李承乾。果然没憋着好话,气的暗中咬了咬牙,表面上却是一副平常的样子,望着李承乾问道。

“利息肯定是最低的!”李承乾完全没意识到赵谌话语中的冷讽,听到赵谌询问利息,立刻便兴奋起来。

说着话。在赵谌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起身从兜兜里,掏出一个袖珍版的算盘,‘哗啦’一声摆在赵谌面前的桌面上,手里‘噼里啪啦’的开始给赵谌算起来。

这就是一个王八蛋啊!

赵谌看到李承乾,一副明显掉进钱眼里的样子,禁不住仰头长叹了一声。

回想一下当初。在岭南海边,足足守候了他一月,见到他时可怜巴巴的,要他一起回长安的李承乾。

再看看此时,明显一副金钱附身的李承乾,两者巨大的差别,让赵谌都有点后悔,将钱庄这个魔鬼。交给李承乾打理了。

“你说,你这一生最希望的就是你阿姐开心对不对?”直接忽略了李承乾财迷的样子,赵谌忽然望着李承乾开口问道。

“…没错!”正在低头给赵谌算利息的李承乾,听到赵谌这话,疑惑的抬起头,不解的望着赵谌点了点头,一脸茫然的叼嘿片软件大全说道。

“那你希望,你阿姐一嫁过来,就欠下钱庄一大笔钱吗?”赵谌看着李承乾点头,立刻便循循善诱的望着李承乾道。王八蛋的,居然将主意打到我头上了,不坑死你才叫怪了。

“……”李承乾本来手放在算盘上的人,听到赵谌这话后,忽然有些沮丧的收起算盘,对着赵谌无声的摇了摇头。

“所以啊,这钱我是不能贷的!”赵谌望着李承乾说道:“可是,就像你刚刚说的,我现在的确没钱了,到时操办婚事,总不能让我空着一双手吧!”

这一回,该轮到李承乾警觉了,听着赵谌说出这话,李承乾立刻望着赵谌,警觉的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没钱!”赵谌十分干脆的摊开双手,望着李承乾道:“既然你都说了,亏欠你阿姐很多,咱两关系也这么好,你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,婚事办的太小家子气了吧?”

“…忽然发现你好无耻啊!”李承乾听到赵谌这话,立刻便痛苦的捂着额头呻/吟了起来,不过,呻/吟归呻/吟,却还是捂着额头问道:“说吧,多少钱?”

赵谌闻言,无耻的伸出了五根手指,冲着李承乾晃了晃道:“不多不少,五百贯钱!”

“没有!”李承乾一听赵谌狮子大开口,一下子气的抬起头,咬牙切齿的道:“钱庄的钱,一文都不能动,东宫里那有那么多钱,上次山东赈灾,还是父皇为我垫的资!”

“没钱也行!”赵谌听到李承乾这话,立刻便兴致勃勃的望着李承乾道:“我要那对玉马,钱的事,大不了我再想办法就是了!”

李承乾手里,有一对玉马,乃是上好的蓝田玉雕刻成的,一对玉马雕刻的惟妙惟肖,做工相当精致,上一次,赵谌去东宫时,李承乾曾经拿出来,给他炫耀过,被他一直记在心里。

“…你还看上东宫的什么了?”李承乾听到赵谌张口要那对玉马,气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,一把卡住赵谌的脖子,咬牙切齿的大吼起来。

“你可以不给的!”赵谌使劲掰开李承乾的手,将李承乾一把推开,望着气急败坏的李承乾道:“我也会当做你什么都没说过,那些话都是假的,什么亏欠阿姐,还不如一对玉马!”

“那是皇爷爷送的啊!”李承乾痛苦的站在赵谌面前,咬牙切齿的道:“别的东西都可以的,偏偏玉马不行!”

“可我就要玉马!”赵谌毫不理会李承乾的痛苦大吼,固执的望着李承乾道:“别的东西,我还真就不稀罕!”

“…你赢了!”李承乾对着赵谌竖了竖大拇指,起劲的喘了口气,咬牙切齿的丢下一句话,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,似乎害怕多呆一会,就会又被赵谌讹去什么似的。

赵谌微笑着望着李承乾气呼呼的离开,刚想大笑出来,却又看见李承乾复又折转回来。

而后,赌气似的,将桌上的一大堆吃食,一股脑的装进自己的兜里,理也不理赵谌,气呼呼的离开了。

李承乾才一离开,赵谌便忍不住,捧腹大笑起来,这混蛋,将主意打到他的身上,如今算是把自己坑里面了。

“太子怎么了?”李承乾前脚刚走,程处默便后脚进了后宅,一脸茫然的望着大笑不止的赵谌,疑惑的说道:“方才在门口,看到太子气呼呼的离开了,招呼他一声都不理人!”

“没事!”赵谌听到程处默的话,忍住了笑,望着程处默道:“你不在那边好好呆着,干嘛也跟着跑来了?”

赵谌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程处默顿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这才似乎想起正事似的,望着赵谌说道:“你快过去看看吧,大事不妙了!”

赵谌听到程处默这话,顿时惊讶的张大嘴,一脸茫然的道:“什么大事不妙了,倒是说清楚啊!”

“秦家妹子到公主府了!”程处默闻言,一脸同情的望着赵谌,干脆利落的开口说道。

“我去!”赵谌听到这话,脑袋顿时‘嗡’的一下,果然就如程处默所说的,大事果然不妙了,一念至此,立刻从椅子上飞身而起,风一般的向着公主府狂奔。

公主府建成,来了很多的宾客,都是眷占了多数,都是过来瞻仰公主府的,毕竟,严格意义上说,这是大唐第一次建的公主府。

只不过,赵谌却是万万没想到,秦玉颜竟然都来了,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,谁知道,襄城待会儿要不要过来,万一两人遇上了,那就是火星撞地球了。

公主府里热闹非凡,一入大门,院子里便是乱哄哄的一团,逮住了喝的醉醺醺的长孙冲,问明了秦玉颜就在后宅,立刻便向着后宅追去。

刚一进入后宅,远远就看到秦玉颜的身影,夹在几个少女的中间,正从一间厢房里,参观出来。

“方才,我便是告诉秦姊姊,世兄定然会很快赶来,果不其然!”赵谌来到秦玉颜几人身前,还未来得及说话,倒是秦玉颜身旁的一名红裙少女,却已经掩口娇笑起来。

看得出来,这名红裙少女,平日里便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,这话一出,旁边几名少女,都是忍不住一下掩口轻笑起来。

秦玉颜听到红裙少女的调笑,脸颊微微有些通红,对着赵谌偷偷白了一眼,赵谌却是‘哈’的张嘴一笑,望着秦玉颜道:“玉颜怎的今日也过来了?”

“难道秦姊姊不该来吗?”赵谌这话一出,秦玉颜还未开口,依旧是那名红裙少女,抢先望着赵谌开口问道。

“雁儿讨打!”红裙少女一开口,秦玉颜的目中,忽然极快闪过一道担忧,生怕赵谌尴尬似的,抢先对着红裙少女轻拍了一下,假装生气的道。

那名少女被秦玉颜轻拍了一下,顿时‘咯咯咯’的轻笑起来,声音悦耳似百灵婉转,悦耳动听。

这几名少女,都是秦玉颜的闺蜜,而且,都是出自将门之女,等到秦玉颜一一介绍给赵谌听时,赵谌望着那名刚刚说话的红裙少女,整个人呆若木鸡。

这少女名叫李雁儿,乃是任城王李道宗的女儿,也是教科书上有名的女人——文成公主!(未完待续。)

ps:又是熬了一夜,手残党伤不起啊!

太保去睡了,新的一天,祝兄弟姐妹快乐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