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最好看的女演员

  

听闻肖逸之言,众人面面相觑,倍感匪夷所思,就是季逍仙也露出不解之色。

申凤儿听闻肖逸要将到手的传承送出去,登时心头不悦,但是想听一听肖逸有何话说,也就暂且忍耐不言。

过了片刻,季逍仙才问道:“表弟可不是诳我?”

肖逸摇了摇头,神色一正,郑重地问道:“表兄,有玉前辈作证,你且告诉我,你的灵魂之术从何处学来?”

季逍仙凝视肖逸片刻,突然哈哈一笑,道:“表弟,你这可是开玩笑,你刚才以灵魂之术攻击于我,现在我还脑海震荡,十分难受,你却反过来问我灵魂之术?你让人听听,可笑不可笑?”

众人也觉奇怪,皆疑惑地看向肖逸。

的确,在最后关头,肖逸以一记强横的灵魂攻击使得季逍仙失神,这才有机会与玉临风一拼高下。在场之人皆知肖逸经历,早知他修炼了鬼家的灵魂之术。然而,季逍仙作为正宗的儒家弟子,又怎可能会灵魂之术?

但肖逸面色不变,丝毫没有开玩笑之意,始终严肃地凝望着季逍仙。

季逍仙笑了一阵,忽觉得对方眼神令人心悸,顿时一丝笑意也无,干笑了两声,尴尬地停了下来。这才知肖逸是来真的,不禁问道:“表弟为何要说我会灵魂之术?”

肖逸道:“我刚进洞时,你曾用灵魂之术给我传音,你自以为隐藏的高明,可怎能瞒得过我?”

季逍仙哈哈一笑,道:“世上传音入密的法门又许多,怨你孤陋寡闻而已,怎能说我用的是灵魂之术?”

肖逸则道:“世上可能有许多传音之术,但是灵魂传音靠的是灵魂共鸣,十分独特。你虽然极为小心,不想引起我的注意,可是我自身灵魂的轻微波动,还是能够辨别的出。”

季逍仙闭上眼睛,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而后睁开眼睛,无奈地道:“想不到如此细微的波动都让抓到了。看来,你的灵魂修为已臻化境了。”

肖逸不知自己的灵魂之术修炼到了何等地步,只知道经过光阴之阵考验后,灵魂成倍增长,收获颇丰。也正是具有如此浑厚的灵魂,才能洞察入微,瞬间便发现了季逍仙的异常。

儒家和鬼家主张差别甚大,向来不和。众人听闻堂堂孔门门主之子竟然修炼了鬼家灵魂之术,无不大吃一惊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这时,众人才明白肖逸为何在最后一刻不惜耗费真气,从季逍仙手中抢夺了金色卷轴。

肖逸因为曾是道家弟子的原因,不能接受圣人传承,那么季逍仙修习了灵魂之术,更加不能接受圣人传承。

众人齐望向季逍仙,听其如何解释。

然而,季逍仙微微笑了笑,却忽然看向玉临风,说道:“叔叔,此事你得为你做主。”

玉临风道:“既然肖逸已发现,你就直说了便是。”

肖逸心中一惊,望向玉临风,问道:“玉前辈早知此事?”

不待其回答,季逍仙已叹息道:“此事还得从我儿时说起。”顿了顿,理清思绪,才开口说道:“当时,儒家举行五年一届的文武大试,邀请各派前来观瞻。那时,儒家同时有两位第九层境界高手在位,实力强横,备受诸派关注,是以,这一届文武大试盛况空前。”

在说道“两位第九层境界高手”时,不禁看了肖逸一眼。肖逸自然明白那“两位”之一便是自己的父亲。

只听季逍仙继续道:“大试结束以后,各派陆续离开。可是其中有一位鬼家朋友,却提议想在儒家逗留一段时间,互作交流。”

“其时,儒、鬼两家关系并不融洽,但是碍于面子,也不忍驳了对方,就让其留了下来。”

“儒家向来是道不同不相为谋,原以为,那人受不了儒道弟子的冷嘲热讽,也呆不了多久。可谁知,那人能言善辩,但凡与其接触之人,无不为其博学所敬服。我父亲与其交谈一次之后,也深以为意。于是乎,那人在儒家如鱼得水,一呆便是三年之久。”

肖逸心中一突,忽然问道:“三年之后,可就是申家蒙难之日?”

玉临风抢先道:“申家蒙难虽然是同一年之事,但当时那人已经离开了儒家。”

肖逸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季逍仙叹息一声,道:“我那时只有五六岁,还不懂得门派之别,听说那人灵魂之术十分厉害,就缠着他教我。那人曾告诉我,父亲绝不会容我修炼灵魂之术。我天生叛逆,听了这话后,就越发要学。”

“那人或许是经不过我软磨硬泡,也或许是为了在儒家长久待下去,就偷偷传了我一些修炼灵魂之术的窍门。为了怕父亲不让我学,我一直偷偷地在晚上修炼。直到半年之后,我灵魂修为卓有小成,这才引起了父亲的注意。”

说到此处,突然摇头苦笑,道:“父亲发现之后,大发雷霆,我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发那么大的火。父亲鞭笞我一顿,直要将我住处孔门,不要我这个儿子。”

这时,他望向玉临风的眼神中忽然充满了感激,说道:“当时,若非叔叔等人为求情,只怕我如今是一个街头的小混混了。”

肖逸亦望向玉临风,问道:“玉前辈,此事可属实?”

玉临风郑重地点头道:“逍纲所言不假,当时我就在场,对此事十分清楚。”

而后,又补充道:“门主曾对逍纲寄予厚望,是以怒不可揭,十分生气。经过众人劝住,虽然将逍纲留了下来,但是他父子关系从此不睦。在此之前,那鬼家之人还是儒家的座上宾,可是发生此事后,门主直接下了逐客令。所以说,申、季黄色直播网站二家虽发现了矛盾,但那鬼家之人并未参与其中。”

肖逸仍眉头不展,问道:“那鬼家之人叫什么?”

玉临风道:“人称风影子。”

“风影子?”肖逸仔细回忆,不记得听过此名,也就不再追究。顿了顿,问道:“那么,请问玉前辈,我表兄修炼灵魂之术后,是否还有接受孔圣人传承的资格?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