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手缓慢的往下移动 他撞的速度越来越重

  正在围攻落非花的刺客一惊,立刻停止打斗,纵深一跃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“姑娘你有没有受伤?”离朔看到刺客逃走,赶紧朝落非花走去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落非花看到刺客确实走了,这才收回手中的剑,回头看着离朔,眼底已经的那抹冷杀之色渐渐消失,恢复之前的淡冷。

  哼……,“这里,竟然还有不怕死的女人?”一声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,在落非花跟离朔上面黑暗的天空中飘然响起,仿若在上面冷冷观察着地上打斗的鬼魅发出,带着极为不屑的轻蔑跟嘲讽。

  “王,您在看什么……”黑暗的夜幕上空,纯白色的大鸟,煽动着巨大的羽翼,背上坐着一名身穿火红裙装的女子,在上面月光的照射下,如一团摇首而出的烈火,发着火红而诡异的光,她望着下面那团微弱的火光旁边,那对看起来渺小如蚊虫的男女,妖艳美丽,散发着蛊惑光芒的脸上闪过了然。

  “王,我们下去吗?”红衣女子再次出声,目光对准下面的人,声音娇媚如暗中有毒的罂粟。

  “忘了你的任务了?”红衣女子前面坐着的人冷若幽灵般发声,趁着寒彻心底的凉意,身上那件血红色的飘然长袍被风吹起,趁着下面雪白的雕鹰,似流动的鲜血,又似炙热的烈火,相比之下,他身后女子穿的那身红裙,却显得黯然失色。

  红衣女子收回实现,把目光朝那片偌大的皇宫建筑仔细看去,妩媚的眸子快速的转动,似在勘察地形,旋即道:“王,我一定会找到您要的东西。”

  “不要让我失望。”冷然幽远的声音再次响起,身下的巨鸟身体一转,巨大的羽翼张开之后,盘旋在天空中,遮挡住了月光,如从月亮上飞出来的妖兽,大地顷刻间陷入了更浓的黑暗中。

  下面的落非花看到突然暗下来的光线,感觉到头顶似乎有什么飞过,抬头看去,刚才还皎洁如银盘的明月,已经被一团不知何时飘来的乌云挡住,接着她感觉到手臂传来的痛楚,低头看去,袖口处已经流出一滩鲜血,如断线的珠子般滴落在地上。

  落非花不想让离朔看到自己手伤,把手背过去掩藏在身后,却还是被离朔感觉到了异样。

  “你受伤了?我马上带你回宫去传太医。”离朔说着就要过来查看落非花的手,落非花往后一躲,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她跟离朔回头看去,一对铁骑手中持着火把,正朝他们赶来。

  借着火光看去,最前面那匹马上的人,正是离天的贴身护卫,蔺莫尘,旁边穿着铁骑铠甲的应该是禁军的统领,落非花看着他们朝这边疾驰而来,不想被他们发现,闪身躲到暗处,看着离朔道:“三皇子,救你的人来了,我们就此道别。”

  离朔正要开口挽留,落非花已经转身朝对面的黑暗中走去,在蔺莫尘跟那对铁骑禁军来到之前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“臣参见三殿下,救驾来迟,请殿下责罚……”听到后面的声音传来,落非花身体一顿,捂住了左手的手腕处,忍住伤口上传来的剧痛,快速朝前面的黑暗中走去。

  离朔眼前跪着蔺莫尘,还有禁军统领宇文常,他的眼睛却久久的望着那抹身影消失的地方,久久没有回过头。

  蔺莫尘看到离说注视的地方,刚才过来的时候他似乎隐约看到一抹人影一闪消失,难道是刺客,想着蔺莫尘不等离朔开口,朝前面追去,离朔看到立刻叫他回来。

  她既然不愿留下,他便不能勉强,蔺莫尘听到命令回来,却看到地面上有点滴的血迹,连成了一条线一直延续到前面看不见的黑暗中。

  “殿下,快看!”蔺莫尘指着地上的血迹对离朔禀报,离朔看到之后脸上一惊,思索了一下立刻说道:“蔺护卫,带人去找,记住找到之后不许有任何行动,立刻回来通知我。”

  “是!”蔺莫尘领命,回到马上之后叫来后面的几名侍卫,沿着血迹朝前面追去。

  落非花靠在一棵树上,呼吸已经有些急促,她松开捂着手腕的手,借着月光看到手掌上被鲜血染红,受伤的手臂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疼痛,回头看去,脚下自己走过来的路上,一行血迹,缓和了一会,继续朝前走,头顶已经传来眩晕感。

  抬头看去,前面是一片荒芜黑暗的树林,偶尔传来显得突兀诡异的猫头鹰的叫声,刚才为了躲避那些禁军,竟然没有看清方向,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郊外。

  感觉脚步越来越沉重,伤口还在不停的滴血,身体里的力量也再慢慢流失,落非花找到一块石头前坐下,她这时才抬起受伤的手臂,伸手摸去,立刻感觉到被化开的皮肤,那翻出来的沟壑,阵阵刺鼻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里,她看着前面茂密的树林,那诡异的叫声不时传来,如果这时候有狼闻到血腥味出现的话,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应付。

  落非花从裙摆上撕下一截布料,用尽身上的力气把自己的伤口包扎住,又坐在那里缓和了一会,慢慢站起来,如果这会回去,还可能在这座城里找到药铺,治疗身上的伤,但是也很有可能遇到那些皇宫禁军。

  思索了一会,低头看着手中还握着的剑,落非花最终没有选择回头,看准前面的树林,继续朝前走去,只是头晕越来越厉害,视线也有点模糊,她刚才失血太多了。

  一声凄厉而骇人的声音传来,落非花眸子里一惊,停住脚步就感觉头顶有一阵疾风扑来,她抬头看去,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空中朝自己俯冲过来,带着两团犹如鬼火般闪动的亮光。

  在那巨大的物体来到之前,落非花看清楚那是一只身形巨大的鸟,通体的雪白,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,如两颗硕大的夜明珠,下面长着锋利的钩嘴,两只张开的翅膀仿若遮天盖地,朝地面上的她冲下来。

  落非花反应过来,几乎没时间躲避,她只能迅速让身体朝后面倒下,举起手中的剑,挡住那只大鸟的两只利爪。

  “嘶!”一阵火花冒气,落非花只感觉一阵飓风贴着她的身体还有脸上刮过,手中的剑被磨出一阵火花,她整个人都被带着拖行了一阵,身体“砰!”的撞在了后面的一颗树上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?落非花忍着后背上被撞的生疼,勉强从地上站起,泛着苍白的小脸上,又露出了那份磐石般的镇定,眼底冷雾升起,在大鸟再次袭来之前,凝聚身体里所有的力量,在那个庞然大物再次俯冲过来只前,举起了手中的剑。

  “嗷!”大鸟发出一声哀嚎,升上天空,落非花高举的剑上,挂着一行血珠,缓缓的向下流淌着,白色的羽毛如雪花,飘飘璇璇落在了地上。

  天空中嘶叫的声音渐渐远去,落非花的眸子闭上,身体慢慢的倒了下去。

  仿佛凌空而出的陡峭绝崖上,一袭红色的身影如燃烧的烈火,迎着夜里凉风,傲然伫立,散落的长发随风舞动,银色的面具之下,棱角精致到完美的下巴,两片薄薄紧抿的唇瓣,红似血,带着诡异跟妖邪,冰冷凌厉的目光,望着前面盘旋飞来的白色巨影,血色的唇勾起一抹弧度,绝风华,倾天下。

  雪雕看到站在绝崖上的人,煽动着巨大的翅膀落到他旁边,发出一阵悲鸣般低嚎,带着面具的人看到了雪雕翅膀上醒目的血痕,还有被斩断的羽翅,紫色的眸子里瞬间凝结了冰雾,如诡异的妖瞳,森冷而摄人。

  “是谁如此大胆,竟然敢伤了你?”

  听到主人的,雪雕像一个孩子样,用头蹭着那身火红的长袍,似在寻找安慰,旋即,它慢慢张开带着伤口的翅膀,两条粗壮的双爪慢慢蹲在了地上,显得驯服乖巧。

  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,发出诡狞的冷光,挺拔飘逸的身形一转,坐在了雪雕的背上,雪雕张开翅膀,爪子用力一瞪,带着身上的人凌着绝崖下面而去,辗转之后飞旋到空中,朝着某个地方快速的飞去。

  “嗷呜!”雪雕飞到一片树林的上空之后,煽动着两条纯白的翅膀不在前行,背上的人朝下面俯视,看到下面地上躺着的一个瘦弱人影。

  “是她伤了你吗?”幽长飘远的声音从面具下面的薄唇发出,雪雕听了之后竟然点了点头,一双圆瞪的雕目看着下面的人,似露出了仇恨的火苗。

  雪雕生长在西疆,漫天白雪之中靠吃刚被杀死的动物为食,也包括将死的人,对鲜血的嗅觉特别敏感,刚才闻到血腥味的它出来寻食,企图想要拿受伤的落非花为食物,却不想被她的剑所伤。

  “乖,现在就让你下去把她撕碎,去吧。”听到主人的命令,雪雕好像找到靠山,比刚才有了底气,不顾翅膀上的伤,翅膀收成直线形,朝下面昏迷的人俯冲下去。

  昏睡中,落非花感觉有一道强烈的冷风从头顶吹来,身体一冷,感觉眼皮那样的沉重,支撑着睁开双眼,就看到那个正朝自己冲下来的白色大鸟,它又回来了。

  落非花顿时被惊醒,趁着身体里恢复了最后一点力量,在雪雕过来之前,握紧了手中的剑,挥出到半空,却发现那只白色的大鸟身上,坐着一个人,银白的面具,在暗夜如鬼魅般发出渗人的白光,一双幽暗的眸子如跳动的鬼火,似正在指挥着大鸟对自己发动进攻。

  可恶!难道这里真的有妖怪?落非花赶紧从地上起来,立刻感觉到那条受伤的手臂,已经麻木没有了知觉,怎么回事?她心里一惊的同时,雪雕已经冲到眼前,来不及出剑,落非花只好躲开,闪身到了后面的树干旁。

  “你到底是人还是妖?”看到雪雕上的人飘然落在地上,落非花举起手中的剑,就看到那轻盈而来的人,随风舞动的长袍似火,好像暗夜中开放的曼珠沙华,长及腰部的黑丝散落在身后,盈舞妖娆,带着一股邪气,但她还是保持了冷静,眸子专注的看着对面人影,望着那张面具后面的诡异眸子,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。

  妖?一声轻蔑的笑声从那张面具下发出,血红的薄唇勾起,落非花突然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,充满妖惑光芒的眸子透过面具,紧锁着对面的人影,瘦弱的手臂举这一把剑,对着他,随意散落的黑发柔顺的垂在脸颊两侧,风吹起,露出下面一张柔美却异常镇定的小脸。

  一双墨色宝石般的眸子,在月光的映照下,闪着迷人而潋滟波光,像纯净不可侵犯的圣湖水,却泛着不服输的冷傲跟倔强,棱角分明的饱满唇瓣,因为缺乏血色显得有些苍白,被里面的牙齿暗中咬住,一看就是在硬撑着。

  “你可知道,伤了我的雕儿,要付出什么代价?”对面的人说完,又发出一阵轻笑,在这暗夜的荒林中,听起来是那么突兀刺耳,妖气浓重。

  “是你得妖鸟先惹我的,要是我还有力气,一定杀了它。”落非花淡定的说道,嘴角上扬,眸子里带着无所畏惧,回应对面的人一抹冷笑,顿了一下,又加上一句:“要是饿了,还可以烤着吃,可能味道还不错。”

  对面的人目光舒然变冷,落非话感觉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,接着那声仿若空谷发出的声音再次响起,空灵低沉,如来自幽冥地府。

  “好狂妄的语气,啧啧!你可知道,你现在不仅受了伤,而且还中了毒……”

  中毒?落非花听到这句话,心里一惊,正想低头去看受伤的手臂,对话的人又继续说道:“若不是如此,你现在早已变成一堆碎肉,哼!我的雕儿不吃已经弄脏的肉,你现在只配让那些野狼来撕咬,不过,这样也算是我对你得宽恕!它们一定会让你痛快点死去。”

  狼?宽恕?落非花的心底升起一股凉气,抬头看去,那抹诡异的人影已经坐在了大鸟背上,不等她开口,一道白光从眼前一闪,连人带鸟飞上了漆黑的夜空,只听到一阵冷厉尖锐的笑声,像死神对她发出的嘲笑。

  “啧啧……真是可惜了,一副好皮肉,若不是被毒药浸染,一定是顿可口的晚餐。”

  上面的话音消失,落非花靠着树慢慢坐到地上,手中握着的剑怦然掉在地上,翻过受伤的手臂看去,上满的血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黑色,此刻,她才明白为什么受伤后,手臂就开始渐渐麻木,原来那些蒙面此刻的剑上有毒。

  明白了这点,她的小脸上有淡淡的忧伤一闪而逝,她要死在这里了吗?死在这里有什么不好,反正她也是一个死过的人,只不过……她还有放心不下的人,虽然她痛恨那个世界,痛恨那里的人,可是还有个人在等着她回去,她就这里死在这里,她怎么办……谁来照顾她……

  一声刺耳的动物叫声从漆黑茂密的树林深处传来,那低沉的嚎叫,在寂静的夜里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,落非花听着可怕的声音,凝水的眸子里的伤痛渐渐消失,被之前的冷静取代,耳边突兀的响起了刚才那个人说的话。

  哼!想让她成为狼的晚餐!做梦!就算她会死,也一定会跟敌人同归于尽!

  再次从地上站起来,拾起地上的剑,迎风而战,弱小的身影傲然挺立,小巧的下巴倔强的扬起,看着树林中由远及近闪现的诡异绿光,一双,两双,三双……。

  落非话深呼吸一口气,眸子里浮现了杀气,好看得嘴角扬起一抹冷然的自信,看着从树林里面跳出来的狼群,扬起了手中的剑,如一株傲雪凌霜的玫瑰,散发着凋零前最浓郁的芳香。

  “还真是有趣,雕儿,让我们看看,你的仇人会死的有多惨!”百尺高空之上,雪雕背上的身影看到下面人竟然没有逃走,而且还做出了跟狼群搏斗的样子,本打算离开的他命雪雕停下,嘴角带着不屑跟残忍,正打算观看下面即将上演的嗜血一幕。

  落非花盯着那些越来越近的绿光,只过了一会,就看到十几条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朝自己窜过来,狼群,有时候要比身怀绝技的人要难对付,更别说是饿狼,她现在连站稳都是拼力在支撑,只怕它们到了眼前,真的会如刚才那妖孽说的,被它们撕碎,成为晚餐。

  落非花的眼前闪现了地牢看到的,那个被折磨的不成人形,精神崩溃的囚犯,在最后一刻,都没有保住做人的尊严。

  不!她不要,她不要死的那样没有尊雅!这群野兽,就算她打不过,也不会死在他们的利齿之下,想到这里,落非花的眸子垂下,眼睛闭上之后慢慢收回手中的剑,抬高下巴,把剑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上。

  耳边已经可以听到狼群奔跑的声音,还有那对食物发出的兴奋低嚎,对不起,小霓……姐姐不能回去陪你了,你原谅姐姐吧……心中柔声的发出这句满是歉意跟伤感的花,落非花握着剑手猛然用力,朝自己的喉咙上抹去。

  “铮!”一枚乌黑闪光的月牙形铁片,从空中闪电般飞来,打在了落非花的手腕上,麻痛之下,她的手腕一送,剑怦然掉在了地上。

  落非花睁开眼睛,看着地上不知从那里飞来的暗器,弯弯的月牙,闪着彩色琉璃般的光芒,她刚捡起来放在手里,还未来得及仔细的看,眼前的地方传来一阵动物奔跑的声音,接着,“呼!”一个黑影腾空而起,朝自己身上扑过来,张着的大嘴里面的利齿闪着寒光,落非花反应过来,已经躲闪不及。

  “嗷!”落非花伸手去挡,那只狼的身体在半空中却突然被什么打中,嚎叫了一声掉在了她眼前的地上,仔细一看,狼的头顶竟然被一只箭射中,她正想四处去看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。

  接着,又有几只箭从身后飞来,前面正要扑上来的狼群中,又有几只被射中,剩下的看到了后面快速赶来的火光,立即调转方向朝树林的方向逃窜。

  马蹄声戛然而止,落非花回头,看到蔺莫尘正从马背上下来,正大步朝她走来。

  他撞的速度越来越重的意思男性生殖器官进入女性身体的深度越大,对子宫所产生的刺激也就会越来越强烈,男性的冲击力越大,女性更容易达到阴道高潮和阴蒂高潮。很多女性朋友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觉得痛苦,比如生殖器官的敏感度并不高,也有可能会出现,其他的一些感受问题,对提高性生活质量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帮助的。